WEDAR 健康圖書館 - 華人的健康產業整合入口

一元手機,現在滿街都是;零元門診,也許你覺得有點離譜。

在尚未開放電信市場前,你一定想像不到一支上市價四萬多元的掌中星鑽會在四年後掉到一塊錢,還有許多各色各樣的輕薄短小、功能俱佳的雙頻手機,也都只有俗俗一塊銀。

在八十四年三月以前,人們拿勞保單看病,對看病的開銷認知是三十元至五十元的掛號費,健保實施以後,人們逐漸調整看病的開銷認知為一百元,到大醫院或部份診所大約一百五至二百五十元不等,八十八年中以後調高藥價自付額和使用次數高者提高部份負擔,民眾看一次病的自付成本平均拉至二百元左右。

在健保赤字和自付成本年年高升的情況下,去那裡找零元門診呢?

每年到了四月,各地醫院開始搶辦老人、成人健檢,這是一項針對特定年齡層所舉辦的免費的陽春健診,健保局支付每筆成人五百元、老人一千元不等的給付,許多醫院都是以設定「營業目標」的方式在搶人,甲醫院今年目標二千人、乙醫院目標三千人,並且拉起紅布條、發傳單宣傳「免費老人健診」。這個時候,醫院開始派人拜訪老人會、拎著禮物到里長家,開著九人巴士到各點去載人,老人到醫院做完檢查後還有牛奶餅乾早點可以吃,然後領了醫院發的紀念品回家,老人們除了帶身分證、印章來登記以外,不必帶一毛錢。這是零元門診,比一元手機更便宜。

老人case就像賣手機一樣,做一個賺一個,而後市看好。一元手機的買賣不是賺手機的錢,手機是媒介跟工具,看的是以後的月租費和通話費,一元手機就像個餌丟出去,之後就是幾年不斷的生意,回收的錢遠比手機的價值多得多了。這就是為什麼台灣大哥大可以在開辦第一年就賺錢,而且八十八年尾牙還擺出十五輛CEFIRO百萬汽車供摸彩的原因了。

老人的醫療給付總支出,約是一般成人的三倍,有不少六十五歲以上老人幾乎每週到醫院報到一次,大部份醫院對六十五歲以上老人都不收掛號費,甚至連部分負擔也免了。這個年齡層的老人平均都會有一種慢性病,高血壓、糖尿病、尿毒症、肝病、風濕、關節炎、復健、代謝疾病等等,這些病歷在免費的老人健診名單上成為掌握的線索,老人健診之後的回診率,長而頻繁的給付,才是免費門診的真正利基。

把老人看做是手機的比喻好像是不太道德,並且不敬老,不過這不是本文的目的。老人健診的目的在及早發現疾病、及早控制,長期來看是避免醫療資源的浪費。有許多老人疏於心血管疾病的防範,一旦爆發,可能癱瘓、可能長期臥病,都是自己、家人和整體社會的成本支出,如果在老人健診的控制之下改善老人健康和生活品質,減輕照護和重大傷病支出,實是良政。

不過有一點要思考的是,健保四、五年來在這項良政上有可觀的支出,醫院運用健診名單做了很好的回診控制,但利用這項數據來做整體學術研究和預防控制的附加價值,卻是乏善可陳,也許健保局應該向電信業學習,如何從一元手機發展出巨大的網路通訊市場,如何從零元的老人健診發展出什麼?


(原刊:台灣日報89年1月31日醫療保健版<杏眼觀>專欄,作者為台灣日報醫療保健版主編)

分享

回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