WEDAR 健康圖書館 - 華人的健康產業整合入口

【中藥介紹–冬蟲夏草】

【釋名】
當然冬天是蟲,夏天是草,原因有一種叫做綠蝙蝠蛾,他的蟲卵產在地下化為幼蟲,此時就類似我們養的蠶寶寶,另外有一種孢子,經雨水滲透到地下,就專找這個幼蟲寄生,吸收幼蟲的營養,快速繁殖成為菌絲體,就是蟲草真菌,而幼蟲也慢慢長大,往上攛出地面,當菌絲充滿蟲體,幼蟲就死亡,
在冬天就如僵死的蠶寶寶,這是所謂的冬蟲,當氣溫回升,菌絲體就從冬蟲頭部慢慢萌發長出一棵小草,這叫做真菌子座,也就是夏草,子座頭部有子囊,內有孢子,子囊成熟則孢子就散出,尋找蝙蝠蛾幼蟲當寄主,如此週而復始,就是冬蟲夏草的一生。

【品質】
農曆四五月時,積雪初融,冬蟲夏草苗剛長出一寸就要採集,此時蟲體飽滿,菌座短小,如果長成了,真菌子座成長較多,菌絲體均化為草,則不堪用,而且過時苗枯,蹤跡全無。依筆者的雪地經驗,融雪時像是一場騙局,天上晴空萬里陽光普照,可是溫度低到難以想像,是整個冬天低溫的高潮,有點老天爺在開玩笑的樣子,此時紫外線應該也很強,所以當青海西藏高原上的藥農,冒著融雪的寒冷,與雪地反射的強光,尋尋覓覓地搜查一寸短的綠草,辛勞是可想而知的。

這麼珍貴的藥材,有混淆品是常見的,是因為麥角菌科還有涼山蟲草、分枝蟲草、亞香棒蟲草,都是會寄生綠蝙蝠蛾的幼蟲,並生長出子座,彷彿也是冬天是蟲夏天是草,而外型也極端類似,更有西貝貨是用地瓜粉或是其他澱粉,調水灌入模具之中,而子座用其他植物合成。

冬蟲夏草一直到清朝乾隆年間出版的“本草從新“才收錄,可見此藥材的稀少和產地的偏僻,此藥產於青海、西藏及四川西部,但是因為交通運輸不便,以前都由四川打箭爐蟲草為最佳品質的代名詞,因為是集散地,又形成專門的加工技術,所以其出品的封裝蟲草最出名。

封裝蟲草又稱為把蟲草,是將蟲草整理平直,用紅線扎成小把,再捆成長方形封裝,另外商品名的散蟲草,一隻一隻獨立加工的蟲草,當然就比較大隻,蟲體飽滿,子座較短的才選為散蟲草,也較貴上數倍,然而卻是仿冒品最主要的對象,買到真品的機會就較低,而封裝蟲草假的較少,但是被加入異
物以增重則屢見不鮮,以前是用磁鐵檢查被加入鐵,後來改用鉛,就用X光檢查,但是偶而還是會發現含鉛條。我們有習慣用蟲草研成粉末服用,細鉛條在研磨時不易察覺,又可以研磨至過篩,以前就檢驗過有人因此而鉛中毒,筆者在拆封裝蟲草時,都必須把每一根蟲體折斷,也覺得很佩服這些加工
業者,真的是綁的又多又複雜,很不容易解開,要花上很久的時間,搞破壞都這麼困難,那他們在加工時,不是要用上更多的心力,難道這是彰顯它珍貴的方法嗎?


【來源】
本品為麥角菌科真菌冬蟲夏草寄生於蝙蝠蛾科昆蟲綠蝙蝠蛾幼蟲體上的子座與幼蟲屍體的複合物。

【性味與歸經】
甘,溫。入肺,腎經。

【功效】
滋肺補腎,止血化痰。

【臨床應用】
用於肺虛咳血,腎虛陽痿等症。本品有滋肺陰,補腎陽的作用,為一種平補陰陽的藥物,民間有用本品單味煎服,作為病後調補之品。在臨床使用時也可配合補益藥同用,如治虛勞咳血,常與沙參、麥冬、生地等配合應用;治陽痿遺精,可與枸杞子、山萸肉、淮山藥等同用。

【用量與用法】
一錢至三錢,煎服。

【藥膳】
燉老鴨法:
用冬蟲夏草五六枚,老雄鴨一隻,去肚雜,將鴨頭劈開,納藥於中,仍以線扎好,醬油酒如常,蒸爛食之,其藥氣能從頭中直貫鴨全身,無不透浹。凡病後虛損人,每服一鴨,可抵人參一兩。

【論述】
清、趙學敏在【本草綱目拾遺】解釋此藥如下:
夏草冬蟲乃感陰陽二氣而生,夏至一陰生,故靜而為草,冬至一陽生,故動而為蟲,以其得陰陽之氣全也,故能治諸虛百損,然必冬取其蟲,夏不取其草也,以其有一陽生發之氣可用。

冬蟲夏草--此藥為大多數哮喘兒家庭所愛用,因為它平補的特性,使它根本上不會出現重大副作用。中藥的使用原則,是用藥的偏性,來治療人體的失衡,如寒藥治熱證,所以性平的藥,不痛不癢,微弱的力道就好像蔬菜水果一樣,可以維持生命,卻不能治病,然而蟲草卻還是大名鼎鼎,因為在以前,肺結核還是殺手級的病,最後會出現極重的陰虛陽亢、上盛下虛的症候,體內元氣已經被結核桿菌消耗光了,卻在面部有艷如桃花的光彩的假熱現象,這時候幾乎藥石罔效,溫熱鹹寒皆不能進,唯有蟲草、燕窩可以如刀的薄刃般,切進狹窄的用藥空間,來維持殘餘的生命。而哮喘兒的適應證,如果可以用一個月的時間,來服一兩的鹿茸,以補腎陽,那麼蟲草要達到同樣的目的,可能要服數斤以上了,但是它跡近無副作用,所以醫病雙方都樂於採用,卻不是積極的態度,雖然不斷的實驗報告,蟲草可以增強免疫功能,但畢竟是實驗室的白老鼠。結論是此藥有一定的療效,如果中醫直接指導治療,效果會更好,此藥用在其他疾病也一樣。服食效用以粉末最差,燉熬最好。<此段摘自哮喘的中醫治療>。

冬蟲夏草以其異於它藥的特性,睥睨群雄,可謂為鼎鼎大名,是中藥分類中補藥的一員,但是補藥的要件,必須是雄渾淳厚,才能化氣化血,補進身體成為人體的一部份,然而要達到這個境界,都必須像練內功一樣,循序漸進,隨著時間的推演,而累積足夠的能量,所以人參的最低要求是種植六年,
何首烏也是越久越好,所以大部分是取用根部,而冬蟲夏草雖不是朝露花朵一般,以蓄積的能量來說畢竟不足,而價錢又非凡,所以少有中醫願以此藥為主方,來治療疾病,來累積經驗,所以此藥有時是以藥膳為主的養生方法,筆者在跟診錢正賢教授的一千五百個病歷過程,只有一例用到此藥,而且
是萬不得已才用,因為大陸公費醫療的藥價須自付百分之十至二十,此藥不僅改善病人外觀體徵,也提升重度貧血的血色素,就此一次的震撼教育,印象深刻它薄刃般藥性的切中要害。

近來台灣發展出來培育的冬蟲夏草,筆者當它視為保健的營養品,因為和平的藥性,不易也不會產生副作用,然而如果想要積極的追求醫療目的,可能是有點緣木求魚,但是反過來說,要不求無過,而能在潛移默化之中改變體質,冬蟲夏草可能是不錯也無奈的選擇,只不過錢要多花一些,現在能夠培育成功大量生產,不也是民眾的福氣,政府當投注更多心力研究並轉移民間,以求大量生產降低成本,這個功效以長期而言,一定可以拯救健保,並維護國民健康。

作者簡介
陳俊哲
高雄醫學院藥學系畢業Rx28
江西中醫學院中醫系畢業88級
[email protected]
www.hello.com.tw/~cjjcheng/


分享

回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