WEDAR 健康圖書館 - 華人的健康產業整合入口

前幾天接到一位女士來電話,說因為看到我們醫療版上介紹網路醫院,並可以免費訂閱健康電子報,她問我如何去訂電子報,並說明她不會上網。「可是,我沒有辦法在電話上教妳怎麼上網耶。」我回答她。她馬上說:「我沒有電腦,也不想買電腦,不用教我怎麼上網。要去哪裡訂電子報?」這下我明白她的意思了,她以為「電子『報』」是一份像報紙一樣的印刷報,因為報導上說可以「免費訂閱」,所以她想要訂一份電子「報」來看。

喔,「電子報是要在電腦上閱讀的文章,要上網連線去網站訂閱,它不是像報紙一樣的印刷品。」「這樣喔?謝謝。」電話掛掉。

我們該如何對還沒有迅速與數位世界連線的舊世代族群解釋一個模式更換的「產物」?例如「電子報」與「報紙」。當快速傳播資訊的媒體都已習慣一個新名詞的理所當然性時,有很多節奏還跟不上的人仍一頭迷霧。例如醫學界行之有年的內視鏡手術,一般人對它的白話解釋就是:「一根細管子插進肚子裡就開完刀的那種。」直接說「內視鏡」的話,理解空間有點兒遠。

一位同事因為腹痛去看內科,內科醫師請她去看婦產科,看完後,醫師說是長了子宮肌瘤,觀察半年再複診。回去後,她為這個「瘤」哭了一個晚上。因為「瘤」這個字與「腫瘤」多麼接近,「惡性腫瘤」不就是「癌」嗎?無限悲觀想像可以由此開始。

隔天她把這事說出來,卻被嘲笑了一番。因為她筆下擅詩,我開玩笑說:「何不為肌瘤寫一首詩?像西西不就寫了一篇『哀悼…』什麼的,或者一本『肌瘤的歷史』(三月份有一本何穎怡譯的『乳房的歷史』出版),羅葉也有『多囊腎』的一首詩。」玩笑話未說完,險被海K。

當天下午做員工健檢,我得到了一張「輕微骨質缺乏」的檢查報告,因此回報「肌瘤」同事說:「我會寫一篇文章哀悼我的骨頭。」以示均衡。

許多事情,常會因為它的字面意義而和遠端的事實想像連接,或者和熟悉的事物畫上等號。例如千禧年前媒體經常說的「YⅡK」,有人以為它是「SKⅡ」的新產品;也有人以為「千禧蟲」真的是一種危害人類的「蟲」。

特別是在這個罕見疾病不斷被發掘、治療技術不斷翻新的新醫療時代,許多癌症己經可治,但還是普遍被當成絕症;有些病症名詞聽來不聳動卻極端可怕,例如羊水栓塞。如何從字面去定義實質,真是一種謬思。


(原刊:台灣日報89年5月22日醫療保健版<杏眼觀>專欄,作者為台灣日報醫療保健版主編)

分享

回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