WEDAR 健康圖書館 - 華人的健康產業整合入口

這個標題或許很不恰當, 但是以美國為主的西方醫學社會中, 處方藥一直是治療的主力,而處方藥都是一些精製之後的單方錠片或針劑, 其實, 在德國與日本,許多天然的藥草的研究比美國先進得太多, 而且廣泛被一般醫師所使用, 並且由保險公司所給付, 在中國大陸, “中成藥”的使用量遠比西藥還高, 根據一項統計, 全球人口使用傳統草藥或中藥等”另類”療法的人口比西藥的使用者還多

或許對於美國人而言, 非美國文化的東西通常都被歸為”另類”, 但”另類”這個字至少比”異類”好, 其實代表一種文化的殊離與差異性, 而不是歧視, 對於大多數的美國醫師而言(或許也是大多數的台灣醫師), 另類療法對於它們非常地神秘而陌生, 這些過去在許多文化中甚至已經有數千年歷史的產物, 對於受科學訓練的 醫藥工作者而言, 其實是懷有一份神秘與陌生而產生的距離感, 但是, 由於民眾選擇自我醫護權的高漲, 1998年的統計, 美國有超過1/3的醫學院學生正在同時接受所謂”alternative medicine”另類醫學的課程訓練, 這對於未來醫藥社會將產生多少衝擊, 仍言之過早, 但可以想見, 醫藥的社會將會更多元而發生更多選擇, 人生, 生命,不就是充滿選擇? 選擇自己身體接受那一種醫藥治療, 不也是生命尊嚴的另一種意義?

這些另類療法中, 最容易走入現代醫學的就屬於中藥與傳統藥草, 因為它是一種天然物化學研究的延伸, 天然物化學對於西方製藥工業是一點也不陌生, 如果您看過90年代初期巨星史恩康納萊所演的”燃燒的天堂”, 就知道西洋人多熱心於自天然物中尋找藥品仙丹, 只是, 過去並無大藥廠對於天然藥草的萃取物進行比較完整的臨床研究, 過去在美國, 藥草(herb), 通常被視為一種nutritional supplement (營養補充物), 就是健康食品, 廠商不得宣稱療效, 對於許多公司而言, 這種歸類無疑十分不公平, 因為在歐州的許多先進研究, 已經證明許多藥草的療效並不比`西藥差, 而且安全性更高, 於是, 1997年起美國FDA就發怖新規定, 規定傳統藥典固有成方藥草可以不經過繁雜的動物毒性研究, 直接進入第一期臨床(phase1)研究, 若將來經証明其療效, 可比照藥品一樣申請新藥上市(NDA, New Drug Application), 成為合法上市的處方藥

這個新市場引起許多生技公司極大的興趣, 第一家公司已於今年提出五種傳統藥草的臨床查驗登記, 分別是 saw palmetto, garlic, St John’s wort, ginkgo, gensing五種藥草, 這五種藥草在健康食品市場流通多年,其中saw palmetto早就是德國的處方藥, 而接下來許多公司也準備提出申請, 這其中, 有一些是來自中國大陸的公司, 這對於中國藥草的世界市場,是一個很好的機會

可以預測的是, 將來藥草的科學化研究將會越來越多, 這也是中國人的藥品要走入西方世界的一條捷逕, 對於積極想要發展`生化工業的台灣, 或許是一個非常好的方向, 誰說, 生技工業就一定要做分子生物學與基因工程才可與歐美競爭?

分享

回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