WEDAR 健康圖書館 - 華人的健康產業整合入口

作者 李翠瑩 台灣報健康版主編

如果我們在街角買一杯促銷的十塊錢泡沫紅茶,那麼只喝一半就丟掉,任由螞蟻爬食,大部份人不會覺得可惜;如果是在法國街角的露天咖啡座喝一杯百元卡布奇諾,你一定慢慢的、慎重的品嚐,啜乾最後一滴。

醫療服務的普及化、廉價化,使得人們對於「看病」這件事的心態,由過去的朝聖般的慎重看待,變成像逛街一樣的輕鬆。

醫學院的增加、醫師從業人數的快速上昇、大型醫院的擴院填充、保健資訊的常識化、健保的實施……這些因素使台灣的醫學發達化了。感冒腸胃病這些常見病痛可以輕易得到專業醫師的照顧,要使用高級醫療設備來進一步檢查治療,也不難,醫療服務像是上了寬頻,醫病關係如同一次消費行為,累積消費點數才能增加醫師的收入,病人也以醫師的門診量來評估「良醫」與否。

名醫一個上午看病百人是常有的事,一個病人分配三分鐘,在這三分鐘裡,一分鐘問診、一分鐘推斷病情、30秒思考安全的健保申報填寫、30秒打電腦建病歷。

我們可以推斷快速看病有可能累積誤診率,另外,病人自覺被草率診斷,他可能再逛第二個醫院或甚至第三個醫院以求心安,那麼這三次的看診給付是乘以三倍的,但卻只獲得一倍的效益,病人有三家醫院開的藥,可能有兩家的被放進抽屜裡,不會用到,同一個病,健保局被這位病人用掉另二個病人可用的資源。

對害怕誤診的病人來說,看病並不貴,所以可以多看;對講求效益的醫師來說,健保給付不高,所以要多看,以量累積。醫療行為如同消費,量多質稀,無法講求細緻的品質,無法探索個別差異性和個人病史。

大部份人在被醫師判定重大疾病時,通常自己會思考尋求第二、第三意見,身旁的親戚朋友也會如此建議,他開始會去各大醫院掛同樣的診、看同樣的病,這是很普遍的情形。

現在很少人在第一位醫師診斷論定時,就單一遵循醫師的後續療程,在這個程序裡,其實已表示該醫師的專業已被病患質疑,為什麼病患在看病時普遍地在背後拿著尺測量醫師?是不是太廉價化的看病,使得其實整套過程是很專業慎重昂貴的醫療行為變得貶值?

而說看病是很廉價的嗎?也許過去幾年富裕的生活,看待一二百元的門診開銷是很廉價的,但是今年以來百業緊縮,量入為出,從各大醫院診量下滑來看,一二百元的門診費就不見得依然廉價了,

雖然經濟觀上有這樣的變化,但是這可以輕易促使醫、病兩造相互的把一件醫療過程看待得很隆重價昂而尊重它嗎?
2001.6.30 台灣日報醫療保健版

分享

回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