WEDAR 健康圖書館 - 華人的健康產業整合入口

西方人眼裡的中醫中藥

0

編者按:“Conventional medicine”一般直譯為傳統醫學,在不同的文化背景下,這個詞的內涵存在著巨大的歧義,在國內肯定是指我們的中醫,然而,在西方則是指現代西醫,又稱為正統醫學。其對應的是所謂的補充醫學(Complementary medicine),也稱非常規醫學或可選醫學(Alternative medicine)。西方醫學界認為,在正統西醫之外的各種為人們健康服務的醫療方法都應歸類於補充醫學。我們的中醫也被人家歸類於補充醫學,也就是下文所提及的另類醫學。

不知什麼時候,中醫傳出了國門,傳到了海外,而且影響越來越大。不僅把我們的國粹,還把我們的困惑也一股腦地傳了出來。接著,西方人也跟著傳。中醫作為中國、埃及、羅馬和印度世界上的四大傳統醫藥體繫之一,近二十多年來,洶湧般地流傳到了歐美各國。為此,西方人的驚喜、憂慮和疑惑也都躍然紙上。驚喜的是中醫藥的某些療效、憂慮的是對稀有物種的威脅、疑惑的是沒有充份的科學依據。下面是他們經常談到的一些話題。

盡管有上千年的歷史,中醫、中藥和針灸在歐美,依然被列入“另類醫學”。時而有人對它持嘲弄的態度,受益者自然為此鳴不平,更不缺少西方人作深入地探索。二十多年前,西方醫學界對中醫所知甚少;今天,他們基本相信中醫對某些疾病是有療效的。例如,麻黃素對哮喘的治療,從雛菊中制取的抗瘧疾藥品,等等,都來自於中醫的線索。據今年2月22日與6月28日《愛爾蘭時報》的兩次報導,都柏林的中醫專家發現中草藥對丙型肝炎有療效,並正在進行進一步的嘗試。1998年1月3日英國的《新科學人》介紹,倫敦的一家醫院根據中醫發現了用芍藥制成的配方對濕疹有療效,一家公司立刻為自己的產品申報了專利。當中國人正忙著吸納西方先進的診斷工具時,西方人也加速了研究中醫對一些疾病的處方。

對於“另類療法”的統計效果,今年三月《美國人口統計》有一組數據:禱告有效果的為82%,脊椎指壓治療法68%,按摩治療66%,草藥53%,瑜珈/冥想51%,針灸50%,芳95療法34%(資料來源:RoperStarchWorldwide)。禱告有如此高的治療效果,遠遠高於草藥和針灸,顯然與他們的文化背景產生的心理影響有關。

中醫和西醫沒有承傳關繫,僅此一點,就有不少值得借鋻和學習的。整體觀念和辯證論治是中醫的兩大法寶。中醫觀察人體偏重於整體;西醫偏重於局部,而整體的觀念他們容易接受。辯證論治是中醫所長,西方人卻難以接受。一般來講,西醫對同樣的病癥采用同樣的治療方法,而西醫辨病又是他們的所長;中醫則認為沒有兩個人是一樣的,因此需要因人而治。意念對身體的調理作用,在中醫裡順理成章;西醫最近纔開始接受和重視。西方人邊喫飯邊閱讀的現像比較常見;中醫則認為喫飯的時候不易閱讀,這樣既不利於大腦對知識的消化,也不利於腸胃對食物的消化。中醫關於食物的治療效果,預防為主的觀點,近幾年在歐美等國也引起了廣泛地重視。這些觀點都是筆者在西方的報刊上看到的,表明他們對中醫的認同。

同時,西方人也學去了一些不易甚解的東西,例如他們試著用“氣”、經絡、穴位等來解釋針灸的原理,這是中醫困惑出口的一個證明。經絡本來就是一個“千古之迷”,“氣”也沒有得到證實。這些解釋在日本、朝鮮、越南等亞洲國家的早期傳播,基本沒有遇到大的阻力;但是在今天,注重科學的西方,不少人認為“氣”的假設是沒有任何科學依據的,難免對此進行激烈地批評。他們反對把中醫納入美國的衛生保險體繫。關於針灸的效果,由於沒有對比測試,一直有人懷疑它是不是受“安慰劑效應”的影響,即心理因素的影響。一位由針灸成功治愈腰痛的患者依然告誡人們,要找一位注過冊的醫師,做到絕對安全保險《愛爾蘭時報》1999年2月22日。

針灸治療在英國受到了歡迎和肯定。英國針灸委員會在回答質疑時認為:在強調他們自己的理解和提高治療標準以外,針灸必須放在中國的繫統中來操作。如果西方的科學方法不能證明針灸的理論依據,如“氣”,這並不能證明針灸是無效的,這一點可以驕傲地斷言。同時該委員會堅持扎針灸的行醫人員必須有兩年以上的訓練並進行有效地監視(《獨立報》1998年11月16日)。針灸在美國也有廣泛的使用,但是專家卻持有更為保留的態度,既承認它的效果,又希望找到中醫以外的解釋。而德、法、英、加拿大等國都設有針灸學院。

中醫在普通西方人那裡,某些術語,如風、冷、火、濕、干、熱等,有時會遇到一些讓人莞爾的歧解。例如,一位太太發現自己的先生情緒低沉、脾氣乖戾。她注意到,當先生變得暴躁的時候,就知道外面要刮風了。她無法解釋這兩者之間的聯繫。中醫告訴她,人的情緒和器官有對應的關聯,如喜傷心、恐傷腎、悲傷肺、怒傷肝;還有濕氣會傷脾、寒氣會傷腎。這下她找到了答案:由於風搗翻了他先生的肝,所以纔使得他變得易暴(《衛報》1999年4月7日)。不管這樣解釋對不對,至少作者把中醫裡的“風”與自然界中的風混為一談。還有一位患者得到的診斷結果是:“太多火”、“沒有水”、“太熱”,如果不懂中醫,一定弄得一頭霧水(倫敦《金融時報》1999年3月27日)。如果要讓他或她“懂”,非得首先介紹一點陰陽五行之類的樸素辯證法不可。

中醫處方常常以野生動植物為代價越來越受到世界的關注。最受關注的是虎的生存與保護。經常可以看到英、美等國的報紙上有報導。今天,世界上大約有五千至七千隻野生虎,較五十年前減少了百分之九十。幾年前,我國已經全面禁止了“虎骨膏”、“虎骨酒”等虎類產品。但是,世界範圍內的虎交易卻禁而不止,每年都有一些虎被捕殺後制成藥品。目前,受威脅最大的是俄國境內的西伯利亞虎,此外還有熊。近年來,中醫在俄國盛行主要是由於政府減少醫藥開支引起的。最近還聽說國內有人把揚子鱷也端上了餐桌,做什麼“食補”。如果繼續這樣“補”下去,這些瀕臨絕種的動物就會像越南的爪哇犀牛一樣,幾乎走向滅絕。

爪哇犀牛曾經遍布東南亞,偷獵者捕殺它們主要用於做中藥,因為犀牛角、虎骨和熊膽等都是著名的珍貴藥材。越南戰爭以後,專家們認為這種動物不復存在,直到最近人們纔在越南重新發現了約有七頭以上的爪哇犀牛(《紐約時報》1999年7月20日)。1998年12月21日《新聞周刊》上有一篇文章,題目叫做《救救海馬》。文章指出,海馬是自然界中唯一由男性懷孕的物種,應該保護,而干海馬也是中醫的一種主要藥材。從佛羅裡達到阨瓜多爾的海草帶裡,從印度到越南的珊瑚礁上都存在著過度捕撈,以致在過去的五年裡,世界海馬數量減少了百分之五十,主要國家有泰國(世界上最大的海馬出口國)、越南和菲律賓。在一千多種植物物種中,有百分之八十可以用來制作中藥。對於芍藥等慢性生長植物,如果有需要,也可能面臨著一采而空的狀況。

中醫離不開中藥。在亞洲的藥品市場上,敏感的西方商業人士發現,亞洲金融危機以後,中醫正成為他們主要競爭的對手。傳統草藥正在被宣傳為西方藥品的替代品,中國、印度尼西亞、越南和南朝鮮都具有很大的出口潛力。文章鼓吹西方制藥業要調整亞洲戰略(《商業雜志》1998年11月17日)。中藥遠銷歐美也是一個不可避免的趨勢。1998年11月7日《經濟學家》(美國版)上的一篇文章認為,中西方的醫學交流不是單向的,傳統中醫,包括針灸和草藥,正在西方流行。文章還引用一家市場研究公司的預測數據認為,到2001年,美國將銷售中草藥價值達123億美元,幾乎是1996年的二倍。在國際市場上,中國的中藥出口隻占百分之五,並不占有優勢,大部份由日本、南朝鮮和印度等國瓜分。

筆者發現,在西方大眾報刊上,草藥介紹得最多的就是人參和姜的服用方法;中藥較少副作用和提倡“天然食品”、“自然療法”也成為一時的宣傳,實際上缺少嚴格的對比測試。傳統中藥是口嘗身受出來的,現代西藥則是在實驗室裡按化學成份調制出來的,還有動物實驗。如果把中藥也按化學成份進行分析,就會發現其中也存在著一些嚴重的副毒作用。

早在二十年前,西方人對中醫基本持排斥態度。1981年6月1日《美國新聞和世界報導》稱:過去(西方的)醫生認為中國的成藥毫無價值,現在他們開始學習這些古老藥物的現代效用。原因之一就是現代方法存在著“死角”,他們希望找到一條治療疾病的新的通道。近二十年以後,這條“通道”基本打開,他們也投入了大量的人力和經費進行探索,進而開辦教育。美國有一個叫MountIda的學院牛頓分院,距今已經有一百周年的歷史。1998年他們正式教授中醫、針灸和草藥。據說,這是美國第一所可以直接授予中醫學位的高等院校(《波士頓前鋒報》1998年9月8日)。

據哈佛的一項調查,大約有一半的美國中等醫校教授“另類醫學”,其中包括傳統中醫的基本原理。此外還有不少短期的講座,中醫知識在西方國家獲得廣泛傳播。

在中醫走向世界的同時,它的後勁可能會在更大範圍內的現代新高科技的衝擊下迸發出來,也使得我國在中西醫之間徘徊探索的“百年困惑”得以釋解,推動有可能來自於國外。作為傳統中醫藥學的最大繼承者,我們必須在這次機遇和挑戰中,做好充份地準備。

1999年7月25日於美國 楓華園

本文為 崴達合作結盟網站大陸 “免費醫院”專稿, 崴達健康網獲授權轉載

免費醫院網址http://personal.xfol.com/~CMN

分享

關於作者

Owen

回應